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终南文化 >>

神往终南山

发布于: 2016-7-9    作者:管理员

  心中一直向往着终南山。这次来西安就要了此心愿。

  打了出租车前往,却说不出要去的具体地方。几经周折,最终来到太乙宫。据传,这里曾经矗立着汉武帝祭祀太乙神的宫殿,是当时独尊儒术的圣地。开车向山脚下进发便来到了翠华山国家地质公园。下车和当地人打听得知,这个公园属于山崩地貌,全国罕有且风景秀美。但我不是来看风景的。我是被崇尚自然、清静无为的隐士道场的风范所吸引,想亲眼目睹草屋茅舍、竹溪林鹤的田园风光,感受一下仙风道骨肆意徜徉的豁达境界。

  在向导的带领下,时间不长我便来到了一条通向山里的小路。向导告诉我这个地方叫西岔,这个山谷叫西岔沟,也叫太峪,是古往今来众多隐士闭关修行的集中地。山脚下有一些农家院,是城里人休闲度假的理想场所。沿着小路往上走去,没有了房舍,浓密的树木多了,崎岖难行,再走上一段,车子就不能开了。我和向导两个人只好弃车步行。路边的沟里溪流淙淙,山石上藤蔓缠挂。

  我俩拐进路边的林间小径,没有多远便可看见掩映在林间石旁的土屋草棚了。这便是隐士们的茅庐。隐庐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错落地散在山坡上。有些是老旧的土屋,颓墙败瓦,旧门破窗,更多的是草堂茅舍,看似已有年代痕迹。大部分的隐舍都用木枝和竹竿圈围了院落。用高大的木桩搭起门廊,上部用竹竿或木棍做成起脊的结构,脊上铺了黝黑的茅草,两边垂下;院门是半截人高的柴扉,扭扭曲曲,不甚坚固;院落一边,用木桩搭起一个棚子,四周垂着苇廉,中间设一石台,周围摆放着几个木凳,这便是隐士们歇息冥想、饮茶待客之处。中央的开阔地带,开辟出几畦菜地,种着应季的菜蔬。

  很多的土屋草堂都有自己的舍名或者斋号,如“阿兰若”“清静茅棚”“乐享草屋”……各家都是门户紧闭,不见人踪。转遍了十余处,只是隔远看见“阿兰若”的柴门里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闪过。向导告诉我:这些隐者平时是不出屋的,也不乐意让人打扰,只是静心地闭门修行。但这个区域的修行者只是小隐,因为他们离“尘世”太近,还达不到大隐的境界。真正的隐士在高处,在山里,在净地。

  我俩折回到上山的小路继续向上攀登。不远处的树林里一座白墙灰瓦的建筑依稀可见。据说这是一个南方人修筑的隐居之所。门前斜立一块巨石,上书:清泉居。而我觉得这不是隐居修行,倒像是凡人俗夫为自己修建的一座清静别墅,纯享别致的幽闲。再往高处,路两边挂满了经幡彩带,沿阶而上,一座石垒的院落映入眼帘。登上高处,远远地望着立在山石上的门楼,两行朱红的大字条幅贴在木门两侧:闭门静修 谢绝来访。原来这是来自西藏的一位喇嘛,经不住仙境诱惑,也来此终老南山了。

  再往高处爬去,我便有些气喘吁吁了。向导带我休息了两次并鼓励我再坚持一下,我们的目的地是宛若世外桃源的张家道场。

  终于来到了一块开阔的地带。几棵高大的林木突现在眼前。新栽的一片毛竹郁郁青青。竹林的上方便是用木桩围成的篱栅。篱栅中间竖立着一个门栏,照样茅草垂脊,扉扇闭锁。门柱上贴着一幅黑字白底的条幅:尘劳廻脱事非常 息妄云房且闭关。透过木栅向内望去,门内的一块卧石上刻着“光明觉照”四个红字;向上的石板路引至一间草屋,屋侧的墙上挂着一块木牌:觉醒。院内略显荒芜。左侧是一片菜畦,右侧搭建了一个木栅的围栏,里面放养着几只灰鹅,围栏门口趴着几只狗,见了我们也无动静。院子的深处是几间青砖瓦房,砖房前的空地上摆着一条石桌,几个木凳……

  这便是较有名气的张道长的隐庐了。他广收弟子,教人悟道;心胸豁达,与人为善。向导每次来此都要到他的院内品茶歇息,沟通交流。今天可能是在屋内闭关修行了,因此我们没能见到一个人影。山林深处,像张道长这样的隐士有五六百众。这些隐居于高山林中的隐士才被称为真正的隐者。他们廉静寡欲,超凡脱俗,遗世独立,荣辱皆忘。这里海拔一千多米,群山环抱,白云闲悠。抬眼极望:峰峦叠嶂,庙宇巍峨。而眼前的景色又如隔世田园,绿野仙踪。如果想领略闲云野鹤、枕石听泉的风情逸致,这里或许是极其适合的地方了。置身于这样的自然恬静,是否还有红尘凡世里追逐功名利禄的欲望?如果开启时空的闸门,是否会趋附至彭泽令公的守拙抱朴之地,流连于竹林七贤的放浪形骸之所?

  上山的路上总共遇见了七八个人,几个游客和一个年轻的隐士。隐士背着很多的东西下山去。另外两个人我们相遇了两次。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坐在路边的大石上,衣着褴污,面无表情,两眼怔怔地发直,我们从他的身边走过也看不到他丝微的神情变化。上山时是这样的情形,下山来还是那样。于是我便好奇地打听。向导说这样的情况偶有发生,有些人宗旨不明或者寻道偏异便有可能背道而驰或者走火入魔,因此也就白白断送了前程。另一个是个女孩,看上去二十几岁。我们在靠近张道长的茅庐下遇见了她。她背着一大一小两个行囊,看上去很重,正步履维艰地下山。和她打招呼,她只是冷冷地回应,想和她拍照她也不允。这让我十分惊诧。我搞不清她是隐者还是驴友。下山时,在靠下的路边又遇见了她,正卸下行装就地休息。向导问她下山后要不要住宿,她说不住。我们和她攀谈了起来,答应帮她背上一个行囊下山,她不置可否地默认了。她是温州人,单身,暂无职业,一个人上的山,晚上宿在深山里茅庐的院子里。我问她出来花销是家里给的钱吗?她说不是,是以前工作时的积攒。我说花没了咋办?她说再去工作挣钱。我问她还要到哪里去,她说不知道……

  她搭我们的车来到镇上,向导只是象征性地收了她一点钱,其余的我帮她付上了。分别时我和向导握手,却没敢把手伸给她。而她看上去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神情流露。我猜不透她云游的真实目的,但我肯定她绝不是一个平平常常的驴友。透过她的神情和话语,我似乎隐隐约约看到了她内心的神秘与深邃……

  终南山,令人神往的地方,古往今来,各路隐者道士纷至沓来,现实与传说中留下众多的人文思想、艺术传承。对于追求中国传统精神境界的人们来说,它就是一方神圣之地。

    终南易学网预测策划一条街www.zhongnanyixue.com

用户登录

用户名:
密码:

最近评论

最新文章

悬赏任务

最新论坛

新注册的老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