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终南文化 >>

散文终南秋居

发布于: 2016-12-20    作者:管理员

(原标题:终南秋居)

酷暑难耐中,终于迎来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。虽说不是很大,却足以拂尘静心。

很久没有在终南山居住了。中午回家,我对妻子说,我想在终南山住一晚。妻子说,想住就住吧。于是我就住下了。傍晚的时候我们沿着太乙河往翠华山方向走。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雨后的终南山如同一幅水墨画,宁静且悠远。走累了,停下来,抬头看看云。只需看上一眼,你的心便会陶醉。那山间飘来荡去的云朵,是那么静谧、那么优雅、那么闲适、那么从容,像柳絮,像海水,像棉花,像秋天的心事。只有到了终南山你才能真正明白什么叫“乱云飞渡仍从容”,只有到了终南山你才能深刻理解王维笔下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的那种大道境界。

没过多久,天就变黑了,依山而建的小红楼影影绰绰。近年来我时常无端地产生一种生命的恐慌感,乃至觉得整个人生都充满着虚无。这时只有两个地方能让我灵魂安宁:一个是父母所在的故乡,一个是我工作和生活了近二十年的“第二故乡”终南山。每当我心浮气躁的时候,我就会回到终南山。终南山是我的疗养院,终南山是我的后花园,终南山是我的加油站。

我的房子就在终南山下,紧挨着山。窗外是一片菜地,绿油油、水汪汪、硕果累累,此刻却是一片欢乐的海洋。蟋蟀鼓着肚子在歌唱,秋虫在低吟,蛙在叫,蛾在飞,蝙蝠在乱撞。不远处是一个村庄,薄雾缭绕、炊烟袅袅、鸡鸣犬吠。空气中既有柴火味,也有花草和饭菜的香味。最喜人间烟火味,这些五味杂陈的气味让我想起遥远而又模糊的故乡,也让我升腾起一种生命的喜悦。

夜里,我听着雨声,久久不能入睡。窗外淅沥沥的雨声,让我禁不住联想起那首名叫《虞美人·听雨》的词: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春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”这首词过于悲伤,倒是胡适的一句诗更符合我此刻的心境,“偶有几茎白发,心情微近中年”。但不管怎样,忧思总还是有的,那就索性让它恣意蔓延吧。末了,终于想到辛弃疾那首词——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”

终南易学网奇门精准策划算命一条街http://www.zhongnanyixue.com


用户登录

用户名:
密码:

最近评论

最新文章

悬赏任务

最新论坛

新注册的老师